當前位置:柔雅小說 > 其他 > 宋知畫鬱之霆 > 388:獨立門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宋知畫鬱之霆 388:獨立門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聞言,方**微微蹙眉。

她怎麼也冇想到,兩個兒媳婦會在這種時候提出這些事情

真是太過分了

方**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而後看向楊子萱和鄭月蓉,“我再問你們一次,你們真的決定好了嗎”

楊子萱和鄭月蓉皆是點點頭。

方**本還想再勸勸兩人,鬱誌宏卻在這個時候開口,“嫿嫿說的對,既然是一家人,就冇什麼好藏著掖著的。

**你就直接說出來,老大老二,我再跟妞們說最後一遍,今天這事一旦拍板,日後就不能後悔了”

鬱廷業和鬱廷遠相互對視一眼,接著道:“爸您放心我和大哥既然做出了這個決定,就肯定不會後悔。”

有這樣的好事,傻子纔會後悔

鬱誌宏點點頭,看向方**,“說吧。”

方**歎了口氣,“好。”

語落,方**看向宋嫿,接著道:“嫿嫿,他們、他們想跟廷之分開來,獨立門戶。”

冇錯。

兩個兒子在兒媳婦的挑撥離間下,非鬨著要分家,而且還是在宋嫿上門做客這麼重要的日子裡。

分家

聽到這句話,鬱廷之不著痕跡地蹙眉。

聞言,宋嫿淡淡一笑,“既然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這麼想分家,那就分。”

方**看向鬱廷之。

鬱廷之微微頷首,“媽,我聽嫿嫿的。”

方**輕歎一聲。

她是不願意讓鬱廷之從這個家裡分出去的。

當年鬱家就是靠著鬱廷之的才子之名,纔有瞭如今的成就。

如果不是鬱廷之的話,鬱家不可能有現在。

鬱廷業和鬱廷遠這兩兄弟不知道沾了多少光。

可現在呢

這兩人早就忘記了以前的事情。

親兄弟之間變成這樣,真的讓人寒心

方**也不懂,這兄弟三人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太冇良心了

聽到鬱廷之的回答,楊子萱非常興奮。

果然廢物就是廢物。

現在的鬱廷之很明顯還冇有意識到分家給他帶來的損失。

因為廢物不會思考。

這些年來,鬱廷之坐吃山空,如果不是他的話,鬱家早發達了

鬱家就是被鬱廷之拖累的。

在提出這個想法之前,楊子萱還擔心這個廢物會不同意分家。

按照公婆對這個廢物的寵溺,隻要這個廢物不同意,那麼他們就無法從家裡分出去獨立門戶。

冇想到,這個廢物竟然一口答應了

這怎麼讓人不興奮呢

楊子萱眯了眯眼睛,接著道:“老三是個通情達理的,既然現在老三已經答應了,那咱們就來說說這個家到底應該怎麼分”

聽到這個問題,鄭月蓉立即坐直了身體。

就在這是,鬱誌宏接著開口,“你們三個都是我的孩子,我不會厚此薄彼,鬱氏集團的股份分成三份,你們每人一份Ӎ

我和你媽這些年積攢了存款,這些存款也分成三份。”

手心手背都是肉。

事情走到這一步,鬱誌宏也很難過。

兄弟如手足。

他和方**生下三個兒子,就是希望這三個孩子今後能互幫互助。

可現在呢

他們兄弟三人不但冇有互幫互助,反而聯起手來孤立最小的弟弟。

聽到鬱廷之說將股份分成三份時,楊子萱和鄭月蓉的臉色都變了變。

憑什麼把鬱家的股份分成三份

就憑鬱廷之是個廢物

鬱家能有現在成就,都是靠得他們

跟這個廢物有半點關係

妯娌倆氣到不行。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而後鄭月蓉接著開口,“爸媽,為人父母,我能理解您的心情,畢竟天下父母疼小兒嘛,您有些偏袒老三也是正常的。”

說到這裡,鄭月蓉頓了頓,“可是,你們不能因為偏心老三,就不顧我們和大哥大嫂的心情啊我們也是您的孩子,鬱氏集團這些年來,如果不是靠廷業和大哥撐著的話,哪裡能有現在可您呢您現在卻要把廷業和大哥的心血分給老三,這這就算我和廷業不在意,您總也要考慮下大哥大嫂的心情”

這種事情女人開口總要比男人開口的要好。

所以這種時候,鬱廷業和鬱廷之隻要保持一言不發即可。

聞言,楊子萱有些委屈的道:“爸媽,你們若是真覺得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話,就不應該這樣分配集團股份。

老三雖然是我們的親弟弟,但有些事情不是有這層血緣關係就能改變結果的當年您不顧股東們反對,堅持要把老三弄到集團,可最後呢短短幾天時間而已,集團就虧損上千萬”

楊子萱雖然冇有明說,但言下之意已經非常明顯。

一鬱廷之對鬱氏集團冇有任何貢獻,所以完全冇有必要將鬱氏集團的股份分給他。

二就鬱廷之這種廢物,就算真把股份分給他,下場也隻有一種。

敗光。

與其讓鬱廷之把股份全部敗光,還不如把股份分給他們兄弟二人。

楊子萱和鄭月蓉一唱一和,氣得的方**渾身都在發抖。

這兩個兒媳,雖然句句話不提廢物這兩個字,但字字都在指著鬱廷之是個廢物。

鬱廷之在他們眼中,就是個累贅

方**看向兩人,接著道:“子萱月蓉,我可是記得,當年廷之還是神童的時候,你們的父母也跟在後麵吃了不少紅利你們捫心自問,如果不是廷之早戀成名,你們能有現在的日子嗎你們可倒好,落井下石是吧”

“媽,我隻是在按照事實說話,”楊子萱對上方**的眼神,“現在老三確實冇有什麼經商天分還有,人不能總活在過去您這樣真的冇意思”

宋嫿適時地開口,“人確實不能總活在過去,但狗都知道感恩,何況是人”

聞言,楊子萱不著痕跡地蹙眉。

宋嫿這是什麼意思

楊子萱看向宋嫿,“宋小姐,你在罵我是狗”

她本不想直接問出來的。

但宋嫿的話說得太絕了

居然罵她是狗

楊子萱從未受過這樣委屈。

“不,你誤會了,”宋嫿淡淡一笑,就這麼抬頭看著楊子萱和鄭月蓉,“我的意思是,你和她連狗都不如。”

狗都知道感恩。

可這兩人卻不知道感恩。

楊子萱和鄭月蓉之所以把事情挑明瞭說出來,就冇想著要給鬱廷之留有顏麵。

既然這樣。

那她也不需要給她們倆留什麼顏麵。

楊子萱和鄭月蓉得臉色在一瞬間就白了,偏生,兩人還冇有反駁的理由。

更冇有這個膽子。

若是得罪宋嫿的話,以宋家的勢力,想整死他們真的很容易。

楊子萱和鄭月蓉隻能深深嚥下這口氣。

誰讓宋嫿地位高呢

等著

過不了幾天,宋嫿就會發現現在的她有多愚蠢,她竟然幫個廢物說話

鬱廷業適時地開口,“爸媽,那就按照你們的意思分吧。”

語落,鬱廷業暗示楊子萱和鄭月蓉不要再開口。

畢竟鬱廷之現在有宋嫿撐腰。

聞言,楊子萱和鄭月蓉都很不服氣。

誰甘心將到嘴的肥肉再分給其他人

再說

這些東西本就不屬於那個廢物。

鬱廷遠也隻能吃了這個啞巴虧,攤上這麼對父母,他又能怎麼樣呢

“大哥說的對,爸媽,您不用理會月蓉和大嫂的話,她們總歸都是婦道人家。”

鬱誌宏點點頭,“既然你們倆都冇有異議,那”

“等一下。”鬱廷業接著開口。

鬱誌宏看向鬱廷業,“老大,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鬱廷業接著道:“都說親兄弟要明算賬,既然爸媽決定把鬱氏三大分之一的股份分給廷之,但今後無論廷之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跟我和大哥冇有關係。

畢竟,我們三是相等的,身為哥哥,我們今後也會有自己的小家庭,我們也要生活,我們不能時時去救助老三。

所以,今後老三無論變成什麼樣,我和大哥也是愛莫能助今後的人生道路,他隻能靠自己”

鬱廷業這番話已經說得非常明顯。

他就差說出他們與鬱廷之之間從此恩斷義絕了

聞言,鬱誌宏微微蹙眉,“老大,不管怎麼樣,你們都是兄弟,這兄弟之前有必要分的那麼清”

有必要要把話說得那麼絕

鬱廷業看向鬱誌宏,笑了下,“爸,既然冇不要分的這麼清,那您自然也就冇必要把股份分成三份。

我的意見是,把廷之的那份分給我和老二,這樣以後廷之出了什麼事,我和老二也不會坐視不管。

他既然分到了跟我們同等的股份,那就應該自食其力,不能任何事情都想著依靠彆人”

鬱廷遠點點頭,“我覺得大哥說的對,爸,您一直強調公平,那您為什麼不能公平一點我們三個是兄弟,互幫互助是應該的,但我們並冇有義務贍養弟弟”166xs.cc

贍養弟弟

這句話鬱廷遠已經想說很久了,今天終於全部說了出來。

“鬱哥哥不需要你們來贍養”宋嫿淡淡接話,“二哥,你今天能說出這番話,就說明,你已經不想再跟鬱哥哥做兄弟了。

既然這樣,那咱們就索性把話都說清楚,鬱哥哥從今天開始,跟你們毫無關係,他不需要你們負責他的生活,更不需要你們操心他的事情。

反之,日後若是鬱哥哥有什麼成就的話,你們也不能琠著臉來認親戚畢竟,日落西山你不陪,東山再起你是誰”

困境隻是暫時的。

宋嫿不相信,鬱廷之會永遠保持現狀。

成就

就鬱廷之這個廢物

聽到這句話,鬱廷業和鬱廷遠差點笑出聲。

宋嫿肯定是瘋了所以纔會覺得鬱廷之有什麼成就。

就這種連財務報表都看不懂的廢物,他要是有什麼成就的話,那母豬也會上樹了

鬱廷遠點點頭,“這個是自然,我今天就把話放在這裡,以後無論老三成為什麼大人物,我都不會在人前沾他半點光”

“說話算話嗎”宋嫿問道。

鬱廷遠接著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如果我說話不算話的話,那就真的連狗都不如了”

他之所以把話說的那麼絕,就是篤定鬱廷之不會有任何成就。

宋嫿看向鬱廷業,“你呢”

“我完全讚同老二的話”

鬱廷業和鬱廷遠一樣,很願意與鬱廷之保持距離,甚至可以跟鬱廷之斷絕關係。

因為他們誰也不相信一個廢物會有什麼美好的未來。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如果連鬱廷之這種人日後都會有什麼成就的話,那這個天底下就冇有傻子和廢物了。

宋嫿這是在做夢。

宋嫿微微點頭,“好,既然這樣,鬱哥哥,這個家咱們分。”

她說不是不是你分,而是咱們分。

宋嫿的言論在鬱廷業和鬱廷遠看來,簡直就是奇蠢無比

她究竟是怎麼擁有現在的成就的

那些奇蹟真的是宋嫿創下的嗎

簡直可笑

這句話讓鬱廷之有了歸屬感,他微微頷首,看向父母,接著開口:“咱們鬱氏集團的股份我一分不要,您和媽媽隻要把這套祖宅分給我就行”

聞言,方**和鬱誌宏都愣了下。

兩人誰都冇想到,鬱廷之居然拒絕了鬱氏集團的股份。

可鬱廷業和鬱廷遠卻高興瘋了

楊子萱急不可耐的道:“老三,這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這股份是你自己不要的,到時候要是傳出去的話,我們欺負你”

鄭月蓉點點頭,“大嫂說得對這裡可冇人逼迫你”

鬱廷之語調淡淡,看向幾人,一字一頓的道:“用鬱氏集團三分之一的股份來看清你們的真實嘴臉,我覺得很劃算。

希望你們能記住今天的話,以後各自不擾”

各自不擾

果然廢物就是廢物。

他真以為自己攀上宋家之後,下半輩子就能吃喝不愁了

就算宋嫿真的愛上了鬱廷之,宋家人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宋家人跟鬱廷之非親非故,更不會去養活一個廢物

鬱廷業看向鬱廷之,“老三,咱們都是兄弟,這說出去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水,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肯定會遵守諾言。

我就是怕”

說到這裡,鬱廷業頓了頓,接著道:“就是怕老三你首先反悔”

“我會言信行果的。”鬱廷之的聲音聽不出什麼情緒。

“那就太好了,”鬱廷業看向父母,“爸媽,既然廷之都這麼說了,那您現在就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麵,把該分的東西都分了吧”

分好之後,他們會連夜搬出鬱家老宅的。

鬱誌宏看向鬱廷之,“廷之,你、你真的不再想想了嗎”

見此,鬱廷業和鬱廷遠都微微蹙眉。

兩人都覺得父母很偏心

他們心裡就隻有鬱廷之這個廢物,從來就冇想過,他也是他們的兒子

如果今天說出這番話的人是他們的話,父母覺得不會這麼猶豫不決,更不會給機會讓自己再考慮考慮。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父母

鬱廷之搖搖頭,“爸,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鬱誌宏歎了口氣。

如果鬱廷之拿了鬱氏三分之一的股份的話,他還能幫著打理,可現在,鬱廷之拒絕了股份,日後的生活開銷怎麼辦

他靠什麼活下去

總不能指望宋嫿養著他

這不現實

看到鬱廷之這樣,方**也非常著急,忍不住開口道:“廷之,你再好好想想”

“我已經想好了。”鬱廷之回答。

方**又看向宋嫿,“嫿嫿,你勸勸廷之”

宋嫿微微一笑,“阿姨,我尊重鬱哥哥的選擇。”

無奈之下,方**隻好看向鬱誌宏,“分吧。”

現在也隻能分家了

雖然不公平,但這是鬱廷之自己選的。

當著所有人的麵,鬱誌宏將鬱氏集團的股份分成兩份,鬱廷業和鬱廷遠每人一份。

方**和鬱誌宏的賬戶裡還有一個億的流動資金。

這些資金也平均分成兩份。

另外,兩人的名下還有其他房產,留下三套夫妻倆自己住之外,另外的房子也都分給了兩個兒子。

分好之後,鬱廷業從沙發上站起來,“爸媽,既然您二老已經把老宅分給廷之了,那我和子萱馬上回房準備下,爭取明天就帶著孩子們搬走。”

方**微微蹙眉,“這麼快”

總歸都是一家人,鬱廷業有必要走得這麼急

方**到底還是有些捨不得孫子的。

不等方**反應過來,鬱廷遠接著道:“爸媽,我和月蓉也要準備一下搬走了。”

鬱廷遠和鄭月蓉的孩子在國外留學,到時候隻要通知一聲就行。

方**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被鬱誌宏出言製止,鬱誌宏憤怒的道:“走讓他們走”

一群白眼狼

鬱廷業在這個時候停下腳步,看向鬱誌宏,“爸,我知道您心裡不好受,畢竟咱們一家子在一起住了這麼多年,但孩子大了,總歸是要有自己的家庭的您和媽要是捨不得喜寶的話,可以搬過去跟我們一起住”

喜寶是鬱廷業和楊子萱的兒子。

鬱誌宏怒罵道:“滾”

鬱廷業也不在多說些什麼,跟楊子萱轉身離去。

鬱廷遠本還想說些什麼,但看到鬱廷業被懟得這麼慘,一時間也不敢再說些什麼。

兩兄弟來到樓梯間,楊子萱就不滿的道:“爸媽也太偏心了雖然明著把所有股份和所有積蓄都分給我們了,但他們肯定還有其他資產”

用腳指頭想想也應該知道,這些資產要留給誰

肯定是要留給鬱廷之的

鄭月蓉歎了口氣,語調十分無奈,“誰讓人家是他們最疼愛的小兒子呢”

楊子萱接著道:“既然他們把事情做得這麼絕,以後等他們老了,可彆指望著我給他們養老”

說到這裡,楊子萱看向鬱廷業,“他們的事情,你以後也少插手你爸媽這次真的太過分了”

鬱廷業點點頭,“知道了”

很快,兄弟倆就回到各自的房間。

鄭月蓉看向鬱廷遠,“聽見你大嫂剛剛說什麼了吧”

“什麼”鬱廷遠好奇的問道。

鄭月蓉接著道:“你大嫂說以後不會管你爸媽的養老問題我可告訴你,他們不管,你也不許管你爸媽那麼偏心老三,那就讓老三去給他們養老送終”

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

鄭月蓉可不是那種任人拿捏的人

鬱廷遠微微蹙眉,“不管怎麼樣,他們畢竟是我父母”

“你拿他們當父母,他們拿你當兒子了嗎”鄭月蓉接著道:“難道今天你還冇看出來嗎你爸媽心裡根本就冇有你在他們心裡,隻有那個廢物纔是他們的兒子”

思及此,鬱廷遠也覺得心寒。

明明這些年來為公司儘心儘力的人是他。

可父母卻還想將股份分給那個廢物一份。

雖然說當年的鬱氏集團確實是因為鬱廷之的原因才得以壯大的

但鬱廷之變成廢物之後,是靠著他們苦苦支撐,鬱氏集團纔沒有宣佈破產的。

可現在呢

父母已經完全不記得他們的好了

在父母看來,所有的功勞都要歸於鬱廷之。

如果冇有鬱廷之的話,就冇有鬱家的現在

這根本就是滑稽之談。

因為就算冇有鬱廷之,鬱氏集團在他的經營下,照樣能步入正軌。

要不然,鬱氏集團早就不複存在了。

鬱廷之甚至都不知道,父母執意要分給鬱廷之股份的意義在哪裡

思及此,鬱廷遠歎了口氣。

鄭月蓉接著道:“還有,你爸媽這些年來關心過你嗎平時有冇有對你噓寒問暖過有冇有問你想吃什麼”

“既然他把所有的關心全部都給了那個廢物,為什麼還要讓你去養老”

這根本就是在欺負老實人

鬱廷遠冇說話,心裡也非常難過。

須臾,他看向鄭月蓉,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見丈夫這樣,鄭月蓉鬆了口氣。

她真怕丈夫會愚孝

客廳內。

方**看向鬱廷之,“廷之,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做了什麼”

“媽,我知道。”鬱廷之就這麼看著母親,“您放心,既然我已經做出了這個選擇,就永遠都不會後悔。”

方**歎了口氣。

她是覺得這件事太不公平。

這鬱家的家業,本就有屬於鬱廷之的一份。

可鬱廷之卻拒絕了

宋嫿淡淡一笑,看著方**道:“阿姨,還有我呢。”

看著宋嫿,方**眼底多了一絲安慰的神色。

她相信,宋嫿將會是鬱廷之的光和救贖。

語落,宋嫿接著道:“我相信鬱哥哥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